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情报 >> God Loves Satan-上帝爱撒旦。[骸云]

God Loves Satan-上帝爱撒旦。[骸云]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1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序章。

      <<时光齿轮之记忆碎片>>

      “世事本无常

      乱世多纷扰

      那隐于内心的无奈与惆怅又有谁知道

      事后至今

      回忆昔日

      只觉黯然神伤”

      --------------------摘自<<吟游诗人的回忆录>>

      战后黄昏,西西里岛的天空红的渗血。昏暗的底色,搭配各处的残檐断壁与不时传来的哭喊、炮火声混成一片,满目疮痍。似乎连苍穹的鸟鸣,也如魔鬼的狰狞。这简直是幅完美的人间炼狱。

      墨黑发色的双鬓受制冽风推抚向云端掀起完美弧度稍后静浓如初。云雀恭弥一如既往,坐杂残破并盛天台,不含丝毫杂质的眼神冷淡静望着外面一切,嗤之以鼻。任纷扰的战火反射进他的凤眸,尘土沾污他的西装。

      他会死,不是明天;就是后天;甚至现在。然后或许会成为众多无家可归的受害者其中一个,最好的结局是集体掩埋。对于这点,深信不疑。

      没有生活的目标,是件可怕的事。每天茫然而麻木的活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和这里每个人一样躲避着黑手党之间的战争,为的只是苟活着延长更多无意义的生命。然后----逃着逃着……就死了。在恐惧中消逝,一切脆弱的可怕。完全不明白,生存于此的意义。

      “啪”

      是尸体倒在身旁的声音,伴随一阵阵发焦腐烂的恶臭。“我的命运也将如此吗。”眼瞳死般晦暗望向云端,勾唇浅笑。

      谨慎的把尸体托到一旁,指尖冰冷略显僵硬的质感让人感觉比起人类这更像一团食用猪肉,不屑侧目冷哼一声对干扰到视线的东西不予理会。甚至无法用轻蔑的眼光盯着他们。

      “这就是所谓高等动物?”

      成功搬开了阻碍物,云雀满意地回到原地屈膝而卧。锐利的瞳眸如审视猎物一般扫视四周冷叹自嘲。现在要做的仅仅是等待死亡;等待一个结局;等待结束这一切的时刻到来。

      肚子猝然间抽搐起来诧然闷哼一声。这才隐隐感到已经有六,七天颗米未进了。只觉胃里像是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咬嗜,针扎般疼痛。浑身一阵轻软,肘撑地面,汗湿透衣裳。全身都不禁微微地抽搐。或许,等不到明天,甚至在还没有被一发炮弹袭击到这里,将他炸碎,就这么自然的死去。脑中蓦然间被一股异样的恐惧笼罩。下意识舐了舐干裂的唇。

      “我是在害怕吗?害怕这死亡?”喃喃自语,继而凄然聚焦。扪心自问不知该庆幸还是不幸,居然还拥有那对死亡的无聊的恐惧之心。轻揉胸口,自谑地神情垂下眼睑。为何还有恐惧?这心明明已如此千疮百孔动不起一丝波澜,究竟还在等待什么,期待什么?

      脑中逐渐浮现出影影绰绰的画面。模糊中男子异色的眸子诡谲如雾,幽蓝色发稍扬于罡风之上放荡形骸。四目相对,笑得邪魅,随性。“kufufu……和我一起走吧,离开这里。”闭合上眼那低吟诡异的声音尤在耳畔回荡,一切如同梦幻。

      “轰!”哗啦哗啦……

      炮火中玻璃破碎的声音。

      火光中梦境硬生生被现实所撕扯、碾碎。灰飞成乾坤的火焰。

      火光中人的心也如这玻璃般散落一地,血淋淋一片,再无法拼凑。

      异眸恶劣。眼神戏虐嘲弄,却可揭穿嘴角那邪笑,清冷狡黠地悲伤。

      你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会得到,一切都是虚假的幻像……

      支起上身,阖上双目,等待死亡的降临。

      “哒”

      “哒哒”

      不协调的脚步,仿佛带有回音般从远处传来,紊乱了麻木的神经,声音不大,却听着异常突兀。而后直到那漆黑皮靴到达面前停止。不清愿地抬头轻瞥,然后,看见了出进于幻觉中的人------

      黯蓝透亮的自然长发;稳健消瘦的高拔身材;风衣般过膝的夸张皮衣;异色反光的妖冶眼瞳。在一片夕日下的败井颓垣中,整个人闪烁出异乎寻常邪异的光芒。周围一片静谧,没有了哭喊声;倒塌声;炮火声,他的体内有股令人无法忽略的存在感。霎时一切似六道界中轮回永恒般席卷著另种不祥。

      然而,血。他浑身都是血。血顺着指间、衣袂向下滴落,惹得一地涟漪。仿佛每颗滚落下的血珠都随着他散发狱间红莲的琉璃星点。在雾云笼罩之下,绯红鲜艳如火焰般跳动,如同带有生命舞动着的妖怪。

      他就站在那里,传递著不明意义的目光。冷峻、成熟的面容上,那对深邃的眼眸盯得云雀几欲窒息。全身像被无形的东西束缚着,动弹不得。从来没有如此奇妙的感觉,仿佛的一切被他看透。

      也没想过那刚腐朽散落一地的心,还可以感受到如此强烈的震动。

      “云雀恭弥……你为何会在此。”

      声音低沉,宛如梦呓。狡黠、冰冷,却有透着一丝温存与惊奇。

      他在叫我吗?

      云雀怔愕数秒眯起双眸危险望向他,脸颊上感到一阵温热,晶莹的液体缓缓划下。泪?!惊疑一怔凝固了表情。这个早已被摒弃遗忘了的词语,就这么轻易的自对方眼角落于面颊,变得愈发不可收拾。温热的泪水顺着空气滚落流泻而下,伴随着绝望的哀鸣。此刻的云雀屏息凝视停止思考任何问题,僵硬在嘴边固执的凛若冰霜面的具彻底得撕成粉碎。

      他欲起身立於混着泥土与血腥的土地上,看著倘若虚无之人放肆地发泄着所有的一切……如同被囚禁水牢已久的罪人,忽然见到久违的爱人,那份震惊后的宣泄。为的仅仅是他那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段停留的脚步。

      他幽幽看着云雀,变幻的眸子看不透其中的深意。然后弯腰,屈指探进黑色碎发来回抚摸,徒然叹息“你。很像一个人……”血液顺着指间沾染到发际,温热、湿润,伴着微微莲香的甜腥,竟与地上死尸的腥臭完全不同。被他抚摸之下,自尊心渐渐叫嚣起不满,取而代之抽出浮萍拐挥之而去隔开距离。心间却被翻腾着,异样的情愫缭绕。

      我多么想开口告诉他,你,也很像一个人……

      那个曾带给他幻境般冀望却又狠狠撕碎的笑容如莲花般放肆而轻佻的人。

      他低颈轻合牙关咬下手腕上的黑色指套,修长的骨裸伸出看上去苍白有力。

      与殷红的血液对比更显透明惨白。异色的眸子诡秘的盯着云雀,深邃迷离,仿佛透过黑色的瞳眸注视什么东西。半晌揭开邪魅的唇角。

      “要来吗?”

      云雀一怔,继而不悦蹙眉。故作利索的起身,扶正领带,平为一线的嘴角倏地笑意盎然。从未如此清醒,如此真切地感受到那极大的幸福与喜悦感。仿佛空荡的躯壳重新被雾气缱绻轻怜重惜,被莲火盈满秤不离砣。充实著快要溢出,世界被作家重新勾勒出燃萁之敏的篇章。

      随手将指节溜进缝隙中双方扣紧,不同于血液的温热。清冷如冰。紧紧抓住,一刻也不愿松开。

      “你是我的了……叫我六道骸。”

      自那时,六道骸便暗自发誓,会为了这个人,牺牲一切。

      “哦呀,最适合你的。仍然是笑容呢……”远远听到淡淡的一声呓语。

      然而命运的齿轮,依旧不停地转动如昔。正如在彭格列首领的带领下,从默默无闻的守护著,成为黑曜首领;带领着意大利最强的组织‘DebrisTeam’征战西西里岛叱咤整个世界。以至于在十年后的如今,六道骸在当初相遇之地直到临终那一刻,这两人那时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才真正体味出来,夹杂着无限的唏嘘与感叹随后云消雾散。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