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美文 >> 27 family and G family

27 family and G family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2-14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Scapter1

      深夜的走廊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啊!”

      走廊上,一声惨痛的哀嚎,血光透过窗户晕染了整个天空。

      顺着窗户的微光看去,暗淡的月光下是一张嗜血的嘴脸,嘴角险恶的向上微微勾起,发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笑声,地面上是一具还温热的——,血一圈圈的向外散开,他走在血泊之间,慢慢的,走进了,没错,是他,脸上还沾满着血迹,那是言纲。

      “啊”,熟睡的阿纲从梦中惊醒,轻轻摸一摸头,发现已经一身汗了,“刚才的梦,那个我……不是真的我吧,”阿纲已经不敢往下再想了轻轻的解开上衣的扣子,阿纲朝着浴室走了过去,他想冲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一下,

      打开水龙头,凉凉的水从龙头上飞逝下来,散落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穿上的睡衣,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上床睡的觉,总之夜依然静静的……

      早晨,一束阳光照了进来,柔柔的照着躺在床上的人,褐色的头发随意的散落着,映着一张白皙帅气的脸,床上的人慵懒的打着哈气准备起身,又是一个美好的早上啊,突然,床上的人失声叫了起来,因为,他的旁边还躺着一个人,没错,那个人就是他的曾曾曾曾祖父——Giotto,Giotto睁开慵懒的睡眼,惊讶的表情已经到达了极致(OK,可能是Gitto这一辈子遇到的最诡异的事情了),两人就这样惊异的望着,好半天阿纲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这个房间,没错这不是他的房间,这是400年前的意大利!!

      “你是谁,”Giotto冷冷的问道,“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死定了”,阿纲一边感觉世界末日的临近,一边在脑中快速盘算着怎样应付过去,天哪,如果我说我是他的曾曾曾曾孙子鬼才回信吧,阿纲无奈的想着,“那个是这样的,我是这新来的打杂的,不懂这的规则,这个城堡太大,我一个人走迷路了,误打误撞进了这里,由于我走得实在是太累了,不小心就睡着了,”阿纲以一种乞求的口吻说着,(靠,这种假话傻子也不会信吧),Giotto给旁边的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人进来了,“拉下去,待会在审问”,Giotto严肃的说道,眼神里面不带一丝犹豫。

      阿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任由比自己弱得多的人把自己拖走,再长长黑黑的道里走着,这走廊怎么那么熟悉,没错,那是梦里的走廊,“咚”随着一声门的巨响,阿纲被关在了一个四不见光的密室里,待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轻了,阿纲慢慢的分析起来,首先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reborn那边怎么办,其次,自己要怎么在接下来的时间跟Giotto解释呢,彭格列的超直感面前谎话根本行不通,刚才初代的反应已然是最好的解释了啊,第三,自己要怎么回去呢?,这也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啊。

      想着,想着,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着门外又想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阿纲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门被重重的打开了,来的人手里是重重的手铐,待手脚都被束缚住了后,一群人围着他到了彭格列已经好几年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审判场,带头的人打趣的说,“小子你还真幸运,今天boss将亲自审讯你,”说完发出了轻蔑的笑容,其实,彭格列的人们在对待可疑的人时,也是毫不留情的,这就是在四百年后屹立于不败的黑手党家族——彭格列啊,门被轻轻的打开,审讯开始了……

      阿纲被带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里的景象真是惨不忍睹,有“长”满了钉子的椅子,有长满了长刺的法老的棺材,这人要是躺进去,还不扎的血肉模糊,阿纲无语的想着,脸上净是黑线……,最中间有一个十字架,就这样阿纲被绑了上去,门轻轻地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Giotto,与刚才不同的是,此时的他穿着那神圣的初代披风,额头上是光明的彭格列之火,但相同的一点是,那种威严警示一切的眼神却一点没有变,阿纲被架在十字架上,Giotto走上前去,轻轻地用手托起阿纲的下颚,看到的是阿纲那褐色的眸子,是那么深邃那么美,在阿纲的眼里是一双与他相同的金色眸子,两人第一次离得那么近,跨越了四百年的时空,两个最伟大的BOSS目光会聚在了一块。

      他们……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没错,就是那么近!

      Scapter2

      Giotto先发话了,“是不是因该称你为小男孩呢”(废话,阿纲现在才20岁啊),“你从那里来的,你们的boss是谁,我不想对你动粗,但是,我是说但是,这必须建立在你好好配合的基础上,我想你如果配合的话,我是不会为难你的,所以……”

      没有反抗,没有挣扎,那褐色眸子里透露出的是无比坚定的眼神,因为阿纲心里知道,他不能说,原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到达这里已经是一件很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了,他并不打算让这个时代的人承受,至少现在不行。

      望着那无比忧伤的眼神,但更无比坚定的眼神,不知怎么的Giotto心里是一阵说不上来的妥协,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思想正被别人所压制,仅仅是一个眼神,更说不清的是,Giotto有一些发自内心的痛,因为什么,他的心突然那么痛。

      眉头紧锁,他走出了审问室,淡淡的留下了一句,“交给你们了”,审问室留着的是Giotto的左右手,初代岚之守护者——G,面对这么一个闯进了Giotto卧室的人,面对一个不仅闯进卧室还睡在他旁边的人(其实阿纲很无辜的说),面对一个把Giotto气走的人来说,眼前的这个人是绝对不可以饶恕的。

      他静静的走上前去,伸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没有痛苦的呻吟,G扬长而去,留下的只是这里的负责人员,要知道这些人已经好几年没有审讯过人了,一个个都张着獠牙,恶狠狠的看着阿纲(Giotto,你怎么会雇请这些人啊,原来你也有超直感失常的时候啊,众:快回来啊,Giotto,您的宝贝孙子要危险了)。

      时间已经慢慢尽去,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黄昏了,Giotto整理完一天的文件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猛然想到早上的小孩的审讯,就立刻赶往那里,眼前的景象让Giotto惊呆了,架子上的阿纲的白衬衫不知不觉中也已经变得微红了,指缝间静静地淌出一滴滴鲜血,那些“饿狼”手里拿着鞭子正不停的向着已经伤痕累累的阿纲抽打着,当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Giotto就在他们的旁边。

      Giotto早已惊呆,就算是敌人也不可以这样做啊,他一个箭步冲上打昏了他们,来到了阿纲的前面,前面的人已经气息很微弱了,Giotto“孩子说吧”,阿纲声音不大,只见他用虚弱的声音回答道,“相信我……相信我……Giotto,”,“他在叫我的名字,喂——醒醒,醒醒”,解下绳子,架上的人虚弱的倒了下去,深深的倒在了Giotto的怀里……

      Scapter3

      在医疗室里,Giotto心疼的看着阿纲,心里开始盘算起来,这孩子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奇了怪了。

      被这么打都没有说出实情,看来不是一般人,还有那些审查的人是怎么回事,哦,对了,好像是佩斯多找的,这种残忍和他真是像啊,把那些人辞退吧。这小孩看来是硬的不行,那就把它放在身边好好观察吧。回头对旁边的G说,“等他醒了以后,召集所有的守护者,并且把他带到会议室,G虽然心中怀疑,但也应了。

      五天过去了,(天哪,阿纲你整整睡了五天哪,有一句话说得好,睡也是一种才能),当阿纲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的是一个寂静的房间,他颤颤巍巍的支起身子,咦,伤口好像不那么疼了,看看手和前身,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打开门,正想往前走,被一群人拦住,只听前面的领头的说,“先生,请往这边走”。

      走廊里,一片脚步声慢慢响起,就这样,阿纲被带到了会议室。

      门刚刚一打开,阿纲的脸先是反常的一惊,再是恢复了平静,这一切的一切都被Giotto看在眼里,这孩子一定不简单,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不会对G他们那么吃惊,这孩子肯定是某家族上层的高管从眼神看来,他知道这里七个人中的每一个,Giotto的超直感告诉他。

    [1] [2] 下一页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