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情报 >> 云纲——解读不能

云纲——解读不能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22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眼下泽田纲吉正坐在一个非常华丽的会议桌边上不知所谓。

      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会议桌,红木材质的桌身和配套的暗色皮质椅子。完全圆形的桌子中间被镂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那个空缺也非常完美的被安放进了一盆少年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反正颜色配合的十分相得益彰,就泽田纲吉这种没有多少审美品位的平庸人士来说,已经显得非常奢华了。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彭哥列的会议桌其实也不错,只不过不是皮质的椅子罢了。

      想到这里泽田纲吉觉得有一点寒酸,不过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很快他就用坐皮质椅子的都是爆发户为理由搪塞了自己内心的小小嫉妒。他小小的转动身体引起了一阵细小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证明了这把椅子还资历很浅。见鬼的密鲁菲奥雷,你们就是有钱,你们就是爆发户。到处都要显摆都要张扬个性。

      所以说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白色太空服放下刀叉倾斜着抬头向泽田纲吉微笑的时候,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尚沉浸于“这里不是高级会议厅吗?”的思绪中还无法回过神来。

      然后他面对的现实状况就是,他们爆发户的头头正与他面对面的坐在那里,挂着从来都不会抽筋的微笑吃着牛排大餐。

      ……所以说,这里不是高级……会议厅吗。

      泽田纲吉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尴尬,他的面部表情前所未有的尴尬着,如果仔细观察,大概还能发现他白皙额头上的细小汗珠。实在是,太抽筋了啊。白兰先生。

      爆发户总是说了,我们就是别的没有,钞票却像伊拉克几十年里还挖不完的石油一样源源不断。只要我一个高兴,连地板都能全部换上明晃晃的白金然后镶嵌大小不等的红宝石。

      泽田纲吉突然脑袋里就冒出了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的广告来了,什么宾至如归,让你拥有像家一样的感觉,种种的广告专用术语都涌了进来。然而当那个头发雪白雪白虽然颜色接近银色系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妥的家伙举起了刀叉妄图对他加深笑容,对,不是妄图对他笑,而是妄图加深这个笑容的时候。

      泽田纲吉把拿在自己手上正准备要切割牛排的刀子掉到了地板上。当金属制品终于碰撞他们质量上乘的地砖并且发出响声的时候。他终于从源源不断的鸡皮疙瘩中彻底的清醒了。

      诡异的进餐活动没有终止,地点是密鲁菲奥雷价格不菲仿佛有着五星级豪华感觉的……会议室。

      就连吃饭都有在谈判的压力,难道就不能换个象样的餐桌么?还是你们非得让我们见识见识爆发户的豪华装修才罢休啊。

      真是一堆怪人。

      无论是眼前这个眼睛下面有着奇怪刺青的宇航员,还是他边上那个戴着眼镜永远一副加不完班的感觉的四眼宇航员,无一不让泽田纲吉赶到自己像是被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青蛙一样的别扭的难以名状。然而他看着对方每切一刀都要抬头观察他的脸然后在他被目光接触到的那瞬间刻意的加深微笑,泽田纲吉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视觉强暴。

      刀子已经落入了光滑高级地砖的怀抱,他满脸通红尴尬的抖动嘴唇就差没有学山本那样“啊哈哈”的笑。

      于是在泽田纲吉准备弯下腰低姿态的拾取的同时,他突然觉得,白兰先生你眼睛下面的那个刺青,怎么就那么像云雀学长几乎隔三差五吃的盒装寿司里的那片绿色塑料草丛装饰?

      不过他并没有拾取到精致的银制刀具,他联想着那片绿色的塑料草丛装饰然后有些心不在焉,于是本该接触到光滑冰冷刀身的手指却碰触到了另几跟手指。

      云雀恭弥在他企图彻底钻到桌子底下去把那把银制小刀搜索出来的时候先一步递上了自己那把未切割过肉类,干净得明晃晃的刀子,然后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他。

      “云雀学长,这是……”

      “我从来,不用刀叉吃饭。”

      所以你就这么大方的给我了么?!

      云雀恭弥大方的把面前的牛排随手推去了一边,顺手将多出来的一把叉子叉上了看上去就颇为鲜嫩多汁的肉板。泽田纲吉这次松了一口气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他想还好没有像汉堡包一样直接用手抓着吃。

      所以说换了一把刀子他依然非常笨拙,感觉简直是没有效率的一场掠食,他切切停停抬头低头观察前后左右。然后当他不知道第几次迎接白兰比六道骸还要诡异刺骨的微笑的时候,他终于听到进餐以来对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怎么样,彭哥列,还合你的胃口吗?”

      在这种如坐针毡的苛刻环境下我怎么会有胃口,你这个宇航员也实在太会明知顾问,不过你左边的那个眼镜倒是已经习惯了吧。至少泽田纲吉是觉得他被这把声音给震撼了。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如此的……猥琐。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能这么猥琐。

      然后他结巴着想要说“很好吃”的时候,另一把震撼他的声音已经自发帮他接下了飞过来的鸡皮疙瘩。

      “你难道没看到他磨磨蹭蹭的一块都没切下来吗?”

      云雀学长……你这是……语言暴力。

    [1] [2] 下一页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