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杂文 >> 诱拐——云雀VS纲吉

诱拐——云雀VS纲吉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22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云雀学长,您,真的不考虑和我们一起去意大利吗?”泽田纲吉第一千八百二十六次的询问,语气出奇的平淡,但仔细听的话,还是可以听出些许期待。

      可惜被问者云雀恭弥眼都不抬,依旧埋着头批着文件,签字笔在纸上挥舞发出的沙沙声格外清晰。尽管如此,站在一旁的草壁哲史看到了委员长执笔的右手微微握紧了几分。

      泽田纲吉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礼貌地鞠了一个躬,“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稍稍抬起头观察对方的反应,意料之中却仍旧感到失望地,云雀恭弥完全无视了自己。“云雀学长,再见。”真的希望,还能再次见面。

      泽田纲吉走到接待室的门口,回头最后一次凝望着自己的云之守护者,直到门完全合上。

      云雀恭弥的右手又握紧了几分。

      【委员长,再用力您的笔就要断了。】草壁哲史在心中腹诽着。

      “委员长。”草壁哲史担忧地开了口,却在收到云雀恭弥警告的眼神后悻悻地闭了嘴。

      屋里又是一片死寂。

      “副委员长,你去检查风纪。”

      “啊?哦。是。”这个时候还检查什么风纪嘛。完全不懂委员长想法的草壁哲史走出接待室,和平常一样在校园里巡查着却又有些心不在焉。在把学校逛了一圈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之后,他猛地拍拍自己的头,然后恍然大悟般飞奔出校:今天是周末啊,检查个屁风纪啊!上天保佑泽田还没离开,不然我就活不成了。草壁哲史一边祈祷着,一边奔向飞机场。

      “妈妈,我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哟。”

      “嗯,知道了,您也要多多保重。”

      “没关系啦,你的爸爸不是马上就会回来吗,倒是你一个人在外面我比较担心呢。”

      “放心吧,妈妈,我会照顾好蠢纲的。”

      “阿,那就麻烦你了。纲吉你要乖乖听reborn的话哦,不要给人添麻烦。”

      不,妈妈,至今为止,一直是reborn在给我添麻烦。

      “好了蠢纲,我们该走了。妈妈再见。”

      “啊啊啊知道了啦,别揪我耳朵啊喂!”

      2.

      机场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阿,我还以为是坐彭格列的专机去呢,没想到只是普通的客机而已呀。”纲吉拿着机票左翻翻右看看,表现出了第一次坐飞机的新奇。

      “这是我的主意,也是我要给继承了彭格列十代首领之位的你上的第一节课——节约。”

      “是是,我的家庭教师。话说狱寺他们呢?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他们早走了,只有你,为了劝云雀而留到现在。”

      切,当初还不是因为你说一定要让所有守护者都去意大利,所以我才。

      “泽田先生!”

      “诶,草壁学长?”听到熟悉的声音,泽田纲吉欣喜地寻着声音望去。可是,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象中的身影。“草壁学长你怎么来了?”

      “泽田先生,恳求您再去劝一次委员长吧!”草壁哲史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眉语间尽是急迫。“只要一次,再一次就行了!”

      “对不起,草壁学长。”纲吉面露难色,同时也有些失望。“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说,可是我已经劝过云雀学长很多次了,我不认为再劝一次他就会答应,而且。”

      “蠢纲,要上飞机了。”

      “哦,知道了。”听到reborn的催促,泽田纲吉慌忙地接完话:“而且草壁学长我必须要走了。”说完,泽田纲吉拿起行李跟上reborn的脚步。

      “不、不对,沢田你。”草壁还想挽留,但在安检门口被拦了下来。他看着沢田纲吉远去的身影,突然感到头疼。

      这下糟糕了。

      草壁哲史失落地走在回并盛中学的路上,脑中还在想着怎么和委员长交代。在离校门还有几步远的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

      这个位置,就是整个“悲剧”开始的地方。若是一年前没有发生那个尴尬的事情,结局或许会比现在好得多。嘛,如果委员长不是那么固执的话。

      说到一年前的那件事,请各位读者一定要抱好蓝波!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的日子。那一天,沢田纲吉没有如往常一般被reborn施暴之后才起床。

    [1] [2] 下一页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