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杂文 >> 时光之箫

时光之箫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22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1.医院

      四周都是惨白的墙壁,心电图有规律的跳着“滴……滴……”的声音一直环绕于耳畔,让人听得直发慌。

      在中间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又瘦又小的女孩,她有着一头柔软的海蓝色的齐肩短发,略显消瘦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

      纤细的脖颈上戴着一个用细线穿上的缩小箫状的紫水晶项链,手臂上扎着点滴,四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孔。

      忽然,她的眼睛睁了开来,是一种深得发黑的紫色。女孩很茫然的望着四周,小声自言自语“这是哪里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谁……”

      正当女孩冥思苦想时,门外传来护士的谈话声。

      “你听说了吗,这个女孩的爸爸不要她了呢!”

      “是啊,真可怜。她的内脏都被破裂了。”

      “真的很神奇呢,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活过来”

      “是啊………………”

      听到这里,女孩的脑海里瞬间闪现了一个片段「汽车的轰鸣声,刺眼的光亮,随着周围人惊恐的惊叫一阵剧痛袭来。在倒下的那一刹那,她看见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冷漠的看着自己,她向那个男人惊恐地叫着“爸爸!爸爸!”但是那个男人不屑的说了一句“真没用”就转身走了。连一丝留恋也没有,一丝悲痛也没有,表情平淡的就像一个漠不相关的人……」

      “不!”女孩突然坐起来大叫着,用手使劲的抓着柔软的头发,挣扎着想起来,点滴被弄掉还带着几滴血珠。桌上的病例本掉落在女孩身旁,姓名处写着“朔月·夏溯”。

      女孩把病历撕了下来,挣扎着下了床,摸了摸有些痛的手臂,便光着脚踉跄着从窗户逃离了医院。

      2.初遇云雀

      夏溯穿着淡绿的病号服,光着脚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双脚早已麻木的感觉不到疼痛。「那个人…是我爸爸吗?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她这样想着,眼泪却止不住的顺着两颊不停地流淌……

      想着心事的她,却没注意到在树上一个穿着黑色西服小婴儿正冷冷的打量着他。

      突然感到自己撞到什么东西,夏溯抬起头一看,是个肩上披着黑色长袖外衣,袖子上别着有风纪二字的袖标。那人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两个拐子,冷冷的说道“衣服不合格,还光脚,咬杀”也不多说便一个拐子朝夏溯打来。

      夏溯下意识的往后一退躲开了攻击,看清了对方的脸。柔软的黑色碎发下,绝美的丹凤眼正危险地眯着,薄唇带着危险的笑容,“还不错嘛,食草动物。”云雀有些兴奋的说着,又来了重重的一拐子。夏溯又一次躲开,心觉不妙,看到地上的石头来了主意。

      随手抓起一块向云雀的手打去,云雀有些吃痛的停顿了一下,夏溯看准这个机会迅速逃跑。

      但没想到腹部突然一痛,喉咙感到有血腥涌上来,捂着肚子一口血吐了出来「唔……好难受,看来是牵动伤口了。要被杀了吗,呵…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样也好啊」。

      云雀不一会就追了上来,看着半跪在一滩猩红血液中的人正用一种释然的表情望着自己,皱了皱好看的眉毛。

      就在拐子快打到夏溯的一瞬间,一个稚嫩的童音响了起来“caios~云雀,我找她有事,等下再让你咬杀个够。”云雀收回拐子,说了一句“既然是小婴儿的话,那就算了吧。”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里包恩望着夏溯脖子上的箫状项链,用稚嫩带有威胁的语气问道:“我是里包恩,是个杀手。你那项链是从哪里来的?”夏溯呢喃到“项链……”下意识的用手攥住项链。

      一丝微弱的紫光芒闪过,夏溯的脑海里浮出了一个画面「“小溯,这个项链是妈妈最宝贵的东西,现在妈妈交给你保管,妈妈相信你一定会保护好了的”一个银发的女人用略显嘶哑但还是温和的嗓音对一个蓝发的小女孩说,小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夏溯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前方不停地重复“妈妈……妈妈……”想站起来却突然感到一阵目眩,便昏倒在地……

      里包恩望着倒下的夏溯「她果然不简单,原来是伊莲娜的女儿,可是伊莲娜一家很久以前就失踪了。看来,这孩子有利用的价值」

      3.新的生活

      夏溯的梦:「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两个人在互相追逐“妈妈~妈妈~我在这里快来追我啊”一个穿着连衣裙的蓝发小女孩开心的边跑边笑。“小溯,等等妈妈啊”一个银发的女人一脸宠溺的望着小女孩。小女孩跑累了一下子躺在草地上,对着一旁的妈妈说:“妈妈,为什么你的头发是银色的,而我的是蓝色的呢”女人怔住了莫名其妙的答道“答应妈妈,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吗?”单纯的小女孩只是应了一声,却没有发现女人的脸颊上有两条银色的痕迹划过……」

      “唔……我这是在哪”夏溯睁开深紫色的眼睛,用手使劲揉了揉才看清周围。「好像是一个人的家,等等,那一团棕色是什么?」

      揉了揉眼睛才看清,那是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有着和头发一样颜色的清澈的眼睛,使人看了很舒心,那个男孩关切地问道:“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夏溯从床上应了一声,往下看去,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让他回想起刚才的梦「等等!我不是穿着病号服吗?啊啊啊啊啊,难道……」

      “别瞎想,你的衣服是妈奈奈妈帮你换的”无视了一脸黑线的纲,里包恩踹了夏溯一脚,看到夏溯疑惑的眼神又解释道「我可是有读心术的哟」

      夏溯一脸黑线的望着里包恩「读别人心,就这么好玩啊!真是恶趣味!」“我都听见了!”里包恩擦了擦绿色的手枪,接着说道“蠢纲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问她”说罢,把阿纲一脚踹了出去。阿纲心想「愿上天保佑,那个女孩能活下去啊!!!」

      里包恩转过身来对着夏溯说:“你是朔月·夏溯吧,为什么在医院里,有什么企图。”

      “你怎么知道我叫夏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医院里,好像是车祸又好像不是,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夏溯茫然的说。

    [1] [2] 下一页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