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美文 >> 眼泪不足——我不是你想的那麼勇敢

眼泪不足——我不是你想的那麼勇敢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28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站在操场上,看著天空,尽管在并盛上空仍是异常地晴朗的漂亮天气,但远方的天空上已经开始聚集著乌云。天空底下的是一群群穿著一样制服的中学们在嘻闹著,完全不理会即将到来的那一场大雨。不悦地吐出了一口气,披著外套,像以往一样将双手交叉在胸前。

    "草食动物们,吵死了。"低声的抱怨,被副委员的咳嗽打断。

    "委员长,有你的信。"草壁在他的身后说到,手上拿著一封信,上面的发信人地址写著义大利文。

    委员长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说"就放在桌上吧,晚点再看。"

    "可是。"

    "吵死了,要反抗我吗,草食动物。"用平淡地语气说著充满威胁性的话,就算是副委员也不得不照做了啊。

    铃声打了,人群慢慢地走回了大楼,远方的乌云也像收到了什麼讯号一样,开始逼近。

    刮起的冷风将外套的袖子吹了起来,也吹乱了委员长的头发。

    "喂。他应该早就要到了吧"

    被乌云拢罩的并盛,树枝被风吹地沙沙作响。泪水般的雨滴从天上落了下来,滴在了他的头发,肩膀,交叉的手臂上。雨势越来越大,委员长的身子也快要湿透了。

    喂,不要不来了啊。

    身后突然有一把伞被举过了头顶,将视线中的天空变成的浮云似的白色。

    "怎麼现在才来?太慢了。咬杀!"十分不悦地扭过头,看著迪诺傻笑著站在雨中,顶著一头被雨淋湿的金发和毛领子夹克。

    "干麻突然寄信过来。有话不会说?"

    "嗯。?你看过内容了吗?"

    "。还没。"简单了当的回答,语气中却夹杂著迟疑和担心。

    "不是什麼坏消息啦。只是要回忆大利而已!"

    "那干麻不用说的?"啧,真是的。又要,离开了?

    "呃。因为。要。去比较久啊!"

    "你真的不会说谎。"

    "快进去里面吧!不然要感冒了!"尴尬的笑了笑,迪诺拉著他的手走进大楼里,到了接待室去。一路上,沾著泥土的脚印在楼梯和走廊理留下了痕迹。

    桌上照草壁说的,摆著那封信,他却无视了那张小小的纸,脱下了身上夹著风纪委员字样的外套,坐下来之后就开始批改信封旁的文件。

    "我说。衣服不需要换一下吗?"迪诺站在门口问。

    "没差啊。"淡淡地回了一句。

    "会感冒的。"走到他的身边,迪诺把身上湿透的外套脱了下来,将里面还干著的衬衫脱下披到委员长的身上。然后轻轻地说到。

    "这次回意大利。会有好一阵子不会回来喔。"

    换了一份文件摆在自己面前,尽管会难过,还是语气平淡地说"早就。习惯了。"

    迪诺把脸凑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你也。不适合说谎。"然后轻轻地吻在了他的嘴唇上。"要勇敢喔。"

    丢下这一个吻,和句莫名的话之后,迪诺穿上了湿淋淋的外套,然后离开了接待室。湿湿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著,重复著,直到太远了,听不到为止。

    隔天醒来的时候,外头还在下雨,雨滴规律地拍打在窗户上。迪诺的衬衫还披在身上,尽管上面的余温已经被自己的盖过,但他的味道却依然倔强地残留在上面。柔了柔眼睛,委员长的视线停留在了那封信上,犹豫了一下子,然后用颤抖的手斯开了信封,摊平了里面的信纸,开始读起来。

    眼里的恐惧随著时间越增越大,直到要把他的瞳孔吞噬掉似的。迪诺因为执行任务,回义大利,暗杀对象是长期以来对彭格列第十代首领以及其守护者们一直虎视眈眈的黑手党。存活的机率是,如果能有全尸,那是最好的情况了。以自己的命来确保他的安全,这是,跳马迪诺对他的付出。

    微微地张开嘴,回想起昨天和他说过的最后的话,然后再重新读了一遍信纸,深怕露了点什麼讯息。轻轻地将信放回桌上,被撕毁的信封在旁边,微微颤抖著。起身走到门口,看到地上还残留著他离去时的脚印。蹲了下去,轻轻地处碰著已经硬掉的泥巴,深怕如果一用力,他存在过的痕迹可能会就此消失。

    打开门,在走廊上,快步沿著脚印走到楼梯口。越来越淡的痕迹,越来越浓的不安,到大门时,他离去的痕迹,最终,消失了。蹲在地上,愤怒地划去了地上残存的那一点泥巴,然后又慢慢地把破碎的硬块放回原位。

    外面还下著雨,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雨滴落在在他的脸上,身上,紧握在手中的迪诺的衬衫上。眼泪加入雨滴,不规律地落下。雨势渐强,像天上的云也陪著他一起哭泣。不会再有人在这种时候为自己撑伞了。不会再有人傻笑著待在自己的旁边。不会再有人给予自己不曾间断过的依靠。自己很清楚这一点。

    自己不是你所想的那麼勇敢。一个人坚强不起来,一个人没办法强颜欢笑。单方面的思念永远不会找到他思念的人。

    "为什麼不早点说呢。"

    沾著泥巴的白伞,盖过自己的头顶。手把上沾著的血随著雨滴落到地面。

    "对不起。又迟到了呢。"抱歉地笑著,他还活著的气息让身上的血迹显的那麼不真实。

    "。是梦吗?"

    "你觉得是梦吗?"

    "。如果是梦,"转过身抱住沾满血的身体,将头埋在他的胸怀理,轻轻地说,"那我永远。永远也不想醒。"

    雨伞掉落地面的声音在雨声中显的那麼渺小。迪诺用双手缓缓地抬起恭弥的脸,说,"以后,就当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吧?纪念你第一次为我担心而落泪。""混帐。谁落泪了。""纪念我们第一次对彼此承诺永远。纪念我们。"嘴被恭弥轻轻地堵上,然后听见他说:

    "笨蛋。只要是和爱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纪念日啊。"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