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美文 >> 思念,想念。 白兰·杰索

思念,想念。 白兰·杰索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5-4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时间过去很久了。谁也不会在意,因为世界已经恢复和平了不是么?并不是只有这个世界……整个平行世界都安全了,什么都不会再去恐惧了。

      更何况,他是那般的恐怖。一度毁灭世界……没有所谓的人类可以去想念他,然后回忆起那胆战心惊的过去。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不提起某一个人的名字,白兰·杰索。是为了什么?做的好似白兰这个人……从未出现过。

      就好像这个世界从没出现过危险一样。

      所有人开始信奉彭格列。是的,彭格列有一个平和的十代,不想白兰那样过激。而且彭格列足够强大……没有人是不崇拜强者的。

      没有人,没有人。其实不是的……

      所有人再看见入江正一沉默的时候,没有人去说话去安慰。只有曾经站在身旁的那樱花长发,古铜皮肤的女孩说:“入江大人,白兰大人已经不在了。”这才提醒道,原来也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入江正一漠然。

      挥手告诉她们,以后不需要跟着自己了。然后躲在房间里听歌睡觉学习。这是一味的生活,经常想起那个白色头发的人。亲切的叫着自己小正。

      送出威胁却又暧昧的花。

      想念是吗?我确实是很想您啊,白兰先生。

      入江正一缩在沙发上,胃里微微有些灼痛。然后眼睛里不知觉得流出不明所以的眼泪,这算是么?为什么要哭?……明明是我设计毁灭他的不是吗?

      他其实知道,白兰在想什么。或者说他从来也没知道过。这是何等的矛盾,就像白兰这样有些隐形寂寞的反派人物。没有坏心的感觉,却是一直想着占据世界。那可是世界,要死去多少人的生命才会得到的东西?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入江正一想要毁灭白兰的野心,是为了世界和平吗?其实好歹也有一些些私心吧!

      入江正一叹了一口气,不是吗?自己都反驳不了自己。看见白兰指挥着整个家族的时候,或者是看着白兰有些寂寞默默地吃棉花糖的时候,那种心情便慢慢的开始升腾了。

      没有人再想白兰吗?都说了不是了,至少小正在想他。正一缩了缩肩膀,“多么讽刺的爱啊?我从不觉得后悔……那样做。白兰……”然后蜷缩起来微微哭泣。

      阳光总是出现在风雨之后。风雨之后出现的,更加夺目的不是彩虹吗?那样,阳光也被赞赏。唯有失败的风雨,没有人去想他。只是等到干旱的时候,需要的时候……一切美丽的都会变得一文不值。

      那样又怎样?确实这是真实的人类。

      过于美好的东西是容易毁灭的。入江正一知道,白兰并不算好人,但是在心底想起来,他并不是坏人。如果可以,我或许想要随你而且。但是……

      你是白兰大人啊。

      你说,小正啊,那天我不见了怎么办?

      那一天小正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他说:“怎么会呢?白兰先生怎么会不见?”然后他突尤的记起,那个时候啊。他一整天都胃疼盈盈发作。这是怎么了?

      “哈哈,小正怎么了?放心,我会站在小正身后,不是不见了,只是小正暂时见不到而已!”白兰站起来,拍了拍正一的脸。眯起了淡紫色的眸子,嘴嘴角划开像狐狸一样狡黠的笑容。被看见了,那样的笑容屡见不鲜,但是,却依旧深刻的印在了正一的心里。

      原本,是抱着毁灭的心情来到的。却最后,把心落在哪里了。但是没有心,依旧可以做得很好。白兰先生……我相信,吉纲可以拯救你。

      吉纲,这是我唯一欺骗你的地方。我不是想要你毁灭白兰,只是,想要你毁了他的家族。然后……算是间接,拯救他把?

      不要生气啊白兰先生。我只是,偶尔像做些孩子气的事情,就让你,除了我,什么都拥有不了吧?

      “我想你了。别死啊……”入江正一缩在沙发上,浅浅的睡了过去。外面的阳光正好……适合去海边玩的呢。

      那个海边,格格不入的一辆黑色的车。除了那格格不入的车,一切都那么和谐,那个光着脚,脚上铐着脚环那样的东西。站在海边,细细的洗刷着他的脚。微微俯下身,然后抬起头看着天边白洁的阳光。

      白兰·杰索。

      他笑了笑,就像以前一样。感觉上,像是解脱了一样。

      手指划过海面,冰冷的触感。有点像小正胃疼发作时的体温。他忽然看着天边的有些泛白的阳光。

      “小正,你在想我吗?”然后仔细的寻找着,关于白皙里,泛红的一轮圆日。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却很高兴,“小正……除了你,我真的是,什么都不剩下了。”

      是的,他笑了。笑的那么解脱,除了小正他真的是什么都输掉了,是入江正一协助敌人打败自己的。但是……还是得到了最高的奖项。

      入江正一,不,或者说是小正。

      总是孤独的,总是孤独的。那就是白兰。他也是希望可以有个人,一个就够了,多了反而不适合他。和泽田吉纲再像,他终究也是白兰,和吉纲不同的,他的温柔是内敛的。如果不去探索,不朝夕相处,是不会发现了。

      但是他终究还是温柔的。

      有人知道不是吗?所以才会想念,才会爱恋,才会铭记于心。也说是他的温柔只对他完整的出现过。

      爱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小正,我真的想你了。

      而且好累,等我休息够了,就去找你。就让白兰先生再任性一次坏一次吧。等我,好不好?

      然后刮起了一阵风。躲在沙发上的小正也好,站在海边的白兰也好。也是感觉到了那份思念,那份爱恋。果然……还是你啊!没有变,希望可以扶持下去,谁说,正派反派如果不反叛,就不可以在一起。

      他还是正派,他还是反派。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感觉到彼此的温柔。才会,惺惺相惜,才会在意不是?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