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家庭教师杂文 >> Hibari Kyoya 立夏

Hibari Kyoya 立夏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5-12 | 家庭教师论坛 家庭教师漫画

      午后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于一方青瓦上洒下斑驳的光辉,随风流动。微醺的风拂过树梢带起一条绿色的溪流,窸窸窣窣,一路吹拂进心头。

      真是慵懒到不想动了呢。

      屋顶上的人舒展开四肢,扯开领子的白色衬衣里露出一片精致的锁骨,少年的身姿修长,此刻如一只非常有饱足感的猫咪一样,摊卧在树荫里,丹凤般的双眼微阖,眼尾晕染出一抹迷红。

      身边一只巴掌大的小鸟也舒服地唏嘘一声,伸了伸爪子,懒懒地松开翅膀,滚到一块光斑里,舒服的好像骨头都没了,连湛蓝的天空也不曾看一眼。

      黑色的制服外套被踹到屋檐上,风一吹,就摔在了地上。

      邻居家的庭院里,蔷薇花沿着院墙肆意盛开着,花落颓靡。

      褐发的少年在出屋子的时候因为阳光的照射下意识地眯了眯眼,怀里抱着一叠棉被,看来是要晒的。

      褐发少年刚走到晾衣架下,屋子里又冲出一个烟灰色头发的混血帅哥,一身一丝不苟的黑色制服,看着就让人觉得闷热,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扯掉那一身碍眼的黑色。只是,

      “十代目,让我来晒吧!!!十代目去屋里吧,我切了西瓜~”

      “十代目,为什么还站着,今天有33度,很热的,等一下午睡给你打扇子。”

      “十代目,还是我来吧!”

      让人看了忍不住捂脸想吐槽真是随时随地都在强调自己是个忠犬。

      “哈哈哈,纲吉,我们去洗澡吧,这天热的。”一身传统浴衣的日本男人一脸忠厚老实的样子,倚在门框上无意地拿手轻搔后脑勺。

      听到这句话褐发少年睁大双目,一脸无奈。

      “混蛋,你想占十代目的便宜吗?!!!嗷~~~”御寺隼人捂头蹲下,眼角痛得含着一丝泪花,“混蛋,谁啊?!”

      回答他的是又一记敲打。

      云雀恭弥居高临下地看着御寺隼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惊人的气势。

      “知了,咬杀!!!”

      “喂喂喂~混蛋云雀,谁跟知了一样吵了!”

      “大家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这都是假的,冲下去咬杀那群聒噪的家伙的场景也许只是某只鸟类脑内的幻想罢了,就如它主人一贯的做法一般。

      只是谁也猜不透,浮云的想法。

      是啊,就如浮云一般,随风流动,变换飘渺。

      微微挪了挪枕着手臂的后脑勺,黑发少年龛阖的眼底如明镜般的映着云卷云舒的景象,静静地看着云朵演变成凤梨的形状。

      那只不靠谱的凤梨星球来的家伙,

      少年抿紧了薄唇,在尖尖的下巴上拉出一条苦涩的弧度。

      眼前的景象就如慢镜头般,那个变态至极的家伙居然满身是血地帮他挡过了一记致命伤,子弹却洞穿了他的心脏。

      难以想象,居然就这么轻易挂了,只是一场普通的动乱而已。

      “KUFUFU,FU~~~,云雀恭弥,居然会心痛地看着我~~~~。”带血的手抹过某人干干的眼角,带出一抹血色,“可惜,没流泪呢。”

      “LUFUFUFU~~~云雀为我守寡吧~只要一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我会从轮回尽头回来的。”

      “想被咬杀吗?还不给我起来!”云雀的目光暗了暗。

      “KUFUFUFU,KUFUFUFUFU~~~”凤梨突然看起来蛮新鲜蛮有精神的样子,异色的双眸滑过一道光亮,一把揽住云雀的头啃了上去。

      啃的。

      唇上的刺痛让云雀眉头一蹙,在某根软滑的东西伸进来时,以为这家伙在晃点自己时,想要狠狠揪着某颗凤梨宝贵的发型摔地上时,揽着自己脖子的手毫无预兆地松了,贴在唇上胡搅蛮缠的某颗凤梨也滑进了自己怀里。

      六道骸。

      握着武器的一只手用力的指节泛白,面上却沉沉的看不出什么。

      好想咬杀你!

      哪怕追到地狱尽头。

      “咬杀!!!”黑发少年一脸的杀气,狠狠地敲了一下房顶。

      “咔——”

      肘下的青砖裂了,也拉回了云雀的思绪。

      惊得一旁的云豆语无伦次着“骸,咬杀!!!”的字眼飞出庭院。

      斜阳流转,点点光斑映在黑发少年的脸上,一瞬间让他捕捉到一抹闪光。

      只见隔了纲吉他们一棉被后面,蓝色的凤梨头一脸好笑地看着他,嘴里发出诡异地笑声。

      黑色西装的小婴儿从凤梨的肩窜上到晾衣架,一脚踹翻了拉着泽田纲吉手的御寺隼人,坐到纲吉的肩头转头看着云雀。

      “Ciaoす六道骸我带回来了,从轮回尽头,”

      “KUFUFU。”还没等六道骸笑完,就迎来云雀一记狠辣的拷杀——

[更多]家庭教师杂文